巉渊

一个坚信自己会痊愈的拖延癌晚期患者

© 巉渊
Powered by LOFTER

【穆拉】学霸追学霸也不能一帆风顺

二酱的纺织工厂:

段子,校园梗。


设定里拉姆比穆勒大两届。


七夕快乐。


 


 


DFB大学总是不缺乏学术的气息。


至少在学生会会长菲利普拉姆先生的眼里是如此。他的舍友施魏因施泰格和同系的波多尔斯基总是能为了某一个话题争执不休,进而到实验室一决高下(?);教授克洛泽身边总跟随着“我校最敬业助理”的克罗斯;追逐时尚的博阿滕虽然看上去独来独往,但是和外校的学生莱万时常进行学术会谈······


拉姆是学校辩论队的一份子,最近他们对新招来了一个外表青春带着傻气实则辩论老练带着锐气的托马斯穆勒先生。


这个年轻的高个子总是在拉姆面前晃啊晃啊晃,总是能够伺机揪住一个话题然后主导话语权,要命的是,拉姆先生从来都不知道如何打断对方。在这个学弟面前,他总是间歇性的语塞。


而我们可怜的学弟一直以为拉姆板着脸不说话是因为自己惹毛了对方,每次都是默默地停下了一个人的演讲。


彼时学校要参加国际举办的名校辩论大赛,对于穆勒的高存在率,拉姆并没有太多的疑惑。他只是觉得学弟精力了得是个可以塑造的辩论能手,今年的比赛就算团体拿不到冠军,最佳辩手也非穆勒莫属了。


很争气的是学校今年拿了第一名,穆勒也凭他的口才成了最佳辩手和校园明星,他在比赛中对对方的暴击甚至被一些人刻成碟片观赏,好事者给穆勒本人也送了一份,后者立马把碟片转送给了拉姆。


拉姆不解:“你这是要干什么。”


穆勒挠着头笑得百褶齐放:“让你更好的记住我啊。”


明明是个有些洗脑的笑容,拉姆居然看出了对方自带的圣光。


然后这个碟片他就万般珍重的收好了,不时地拿出来看看。


注意,真的只是不时地拿出来看看,但是每次被施魏因斯泰格看见了就会吐槽:“你就看了50遍而已,没什么,继续。”


大四的时候拉姆卸任了学生会,也不再在辩论队工作,但他老觉得见到穆勒的概率变高了。


穆勒说他当了教授助理,和拉姆上课的时间是一个前后脚,教室也在同一个走廊。


于是学校的同学们就能看到穆勒同学每次下课都飞速跑到拉姆教室门口,然后对着教室门牌发呆,直到拉姆过来打招呼。


大概也就拉姆可以“装作看不懂的样子”和穆勒聊着日常了吧。


毕业季即将到来,拉姆的学业没有太大问题,但他一想到自己学校那藏书楼广大的图书馆,今后他将少有机会进来,心里就一阵心塞。


他选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来到了图书馆,做最后的阅览。大概是天气太好的缘故,这天的大多数人都选择出门活动,图书馆还有空位。拉姆瞥到有个熟悉的头毛落在角落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就随便从书架抽了一本书,做到了对方的斜对面。


结果穆勒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欣喜之情,仅仅是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又把目光放到了书上。


突然有些不开心。


拉姆捧着书,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好半天也没有翻页。


倒是穆勒,拿着书本皱着眉,一副“天要亡我”的表情。


他戳了戳状态外的拉姆:“嘿,帮我个忙!”


拉姆看了眼题目,总算拿出了学霸的精神,好一阵冥思苦想,总算是解了出来,顺便组织了一下语言,压低了声线对穆勒一番讲解。


“听懂了吗?”


“嗯,”回应是回应了,但是穆勒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眼睛。


“真的懂了?”眼神太露骨,拉姆脸都有点臊。


穆勒突然笑了出来——当然,这回是矜持了很多的笑声。


“菲利普拉姆,你专注起来真好看。”


 


 


 


在这会心一击下,拉姆终于在毕业前,结束了单身生活。


 


 


 


 


 


 


 


愿所有看完的迷妹今天能找到真爱。然后被我烧掉。

评论
热度(65)
  1. ryeong二酱的纺织工厂 转载了此文字